律师网

虎毒不食子 但这个妈妈有点狠

2012-03-31 09:22:30 桂林律师网

摘要:2012年3月27日早上7点,四川大竹县月华镇年仅27岁的母亲唐某,把加了白糖的剧毒农药百草枯灌进了3个亲生孩子的嘴里,跟着自己也服下了农药。

2012年3月27日早上7点,四川大竹县月华镇年仅27岁的母亲唐某,把加了白糖的剧毒农药百草枯灌进了3个亲生孩子的嘴里,跟着自己也服下了农药。

2012年3月29日,重医附属儿童医院肾脏免疫科主治医师吴道奇介绍,“百草枯”属剧毒除草剂,目前没有任何特效解毒药,抢救方式只能是洗胃、血液净化等综合治疗。

根据统计,大约5毫升“百草枯”就足以致命。而从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7岁大女儿李春红喝得最少,大致估计在5-7毫升左右,5岁的二女儿李水秀估计在10毫升以上,年仅8个月的小儿子李顺仕因不知反抗喝得最多。

吴医生说,现在三个娃娃都未脱离生命危险。都出现胃、肠道不适等症状,毒药破坏了消化道黏膜,导致他们呕吐、腹痛、咽喉痛。两个较小的孩子甚至出现中毒性心肌炎,肝肾功能目前还好,现在正在给他们做肺功能检查。

据悉,服用百草枯后对人体内脏器官是一种极大的摧残,肺、肝脏、肾脏、心脏功能都会相继衰竭,对肺伤害最大,会导致肺纤维化。中毒性肺损伤是在中毒后一周左右逐渐明显,严重的3-5天就出现进行性呼吸困难,导致呼吸循环衰竭。

治疗要花10万元

父亲一筹莫展

孩子的父亲欲哭无泪,他的左边是8个月大的小儿子李顺仕,右边是5岁的二女儿李水秀。

李合元穿着一双仿彪马的运动鞋,白色的运动衣到处都是褶皱,头发也有些凌乱。他已经两顿都没吃饭了,满脑袋想的都是医疗费。孩子和妻子因为中毒,都得进行血液透析等治疗,“加起来,费用要10多万。”

他28日下午匆匆赶回大竹老家借钱,但左邻右舍都才买了种子、农药,经济都不宽裕,借了10多家,才凑到400元钱。但他又担心孩子和妻子的病情,想尽快赶回重庆,“他和嫂子、邻居又花300元包了一辆面包车。”

钱没有借到,李合元很郁闷。他感觉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要散了。特别是说到两个女儿在电话里喊他注意身体,小儿子牙牙学语的样子,他已经声泪俱下。

29日上午,重医附属儿童医院肾脏免疫科病房内,住着三姐弟,三个孩子正在接受血液净化治疗。大姐不断地低声哭喊痛,年仅8个月的老三,在梦中还着嘴。也许他们至今不解,为啥平时这么疼自己的母亲,会灌自己喝下农药?

与此同时,喝下农药的母亲唐成芳,正在重医附一院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还有两名警察紧随左右。

嘴里喊着不想活

给三个孩子灌农药

29日上午12点过,儿童医院肾脏免疫科病房内,三个孩子的父亲李合元,因一宿没睡,眼睛有些红肿。他原本在福州打工,27日早上8点左右接到家里出事的电话,“我确实不敢相信她喂三个孩子吃农药。”直到其亲眼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和老婆。

三个孩子都接受血液透析去了,病床空着,李合元的大嫂饶朝琼一边整理被子,一边给晨报记者讲述起事发经过。

饶 朝琼和唐成芳位于四川大竹县的家只有一墙相隔,平时妯娌间关系很好,饶朝琼看唐成芳一个人带3个孩子太辛苦,还时常抽空帮忙。本月27日清晨7点半,饶朝 琼跟往常一样起床,但奇怪的是,“怎么成芳家的大门紧闭?”依照平时的习惯,这个时间点,唐成芳早已经打开大门,跟三个孩子坐在堂屋吃早饭了。

觉得有些蹊跷的饶朝琼,进屋给唐成芳家拨去电话。响了几声,才有人接起,“伯妈,快点救我们!妈妈灌我们喝‘百草枯’!”饶朝琼常年生活在农村知道,“百草枯“是一种除杂草的农药,有剧毒。

唐成芳的大女儿7岁的李春红在电话里哭喊,电话都没拿稳,掉在地上。饶朝琼赶紧跑到后门,门是开着的,唐成芳左手拿水瓢,弯着腰,嘴里正吐出蓝绿色的液体,“她不仅给孩子灌下农药,原来自己也喝了。”

饶朝琼一边给120打电话,一边跑向二楼卧室,她看到地板上一摊蓝绿色的农药。一边安慰不停喊着“不想活”的唐成芳,一边给三个孩子灌水,希望能把农药稀释些。

她虽然性格有点怪

但平时对孩子很好

李合元回忆,唐成芳以前就有过轻生的举动。2004年,即两人结婚的第二个年头,唐成芳因头痛难耐,李合元带她到大竹县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表示无大碍,开了一瓶止痛药。但回家后没几天,唐成芳竟无故吞下200片一瓶的止痛药,最终送到医院洗胃,才幸免于难。

在堂嫂谢吉菊看来,唐成芳是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人。平时,只要谁不顺她的意,她就耍横,在地上打滚,又哭又闹,用头撞门,“但近日,她每天就带娃儿,还没有闹过事情。”

唐成芳虽然性格怪异,但正常的时候,还是一个标准的好妈妈,“她只要有一元钱,差不多全都要花在娃儿身上。”饶朝琼回忆,上个星期她赶场给唐成芳带了几个饼子回家,“她硬是要等到大女儿回家了一起吃。”

唐成芳和三个子女的生活,全靠李合元当木工每月挣回的3000余元勉强维持。今年春节,原本在福州生活的唐成芳回到家中,从生父那里接回大女儿,准备一个人承担起3个子女的饮食起居,顺带种点蔬菜,减轻点家庭开支,这瓶“百草枯”就是她用来除杂草,准备种地的。

丈夫远在福州打工

妻子独自带三个孩子

所谓虎毒不食子,为啥唐成芳会对孩子狠下毒手?李合元猜测,“可能是她一个人带孩子太累,患上抑郁症。”

李合元和唐成芳结婚9年来,两人一直生活在福州,男方当木匠,女方在出租屋煮饭,两个女儿则分别托父亲和嫂子照顾。直到今年春节,妻子生下幺儿李顺仕后才回到老家。

回到老家后,两人只能靠电话联系。唐成芳经常在电话里抱怨,带孩子太累,有点应付不过来。李合元了解妻子的情况后,还是有些担心,于是隔两天就打个电话回家,“安慰下她,给她说过两年就好了。“电话那头的唐成芳,总是“嗯嗯”地回应。

李合元一直以为妻子的情绪应该平复了,自己则一心在福州挣钱。他说,他一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自己用几百,剩下的都汇给唐成芳。他干所有的事情,只有一个目的,“只想一家人开心幸福。”

然而,此时,一家五口除了他,全都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说话间,一对父母牵着孩子的背影掠过病房门口,李合元停了下来,看了看这一家三口,又转过头看着空空的病床,“我希望娃儿都能顺利挺过来,没得他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重庆晨报



来源:桂林专业律师在线 作者:桂林黎律师

精彩·图片

最新·资讯

今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