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网

非法集资案牵扯不完的政府官员

2012-07-09 12:59:30 桂林律师网

摘要:《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桂林律师www.law60.com】涉及168亿的湖南吉首特大非法集资案,曾因围堵政府等群体性事件震惊中外。随着此案的陆续开庭,地产商与当地官员相互勾结的真相也渐次露出水面。

    该集资案透露出的深层逻辑是:涉案地产商利用政府信用与权力集巨资、牟暴利,而涉案政府官员也借地产商获取巨额的土地财政、GDP政绩,以及个人私利。

潮退之后,裸泳者便显露出来。

    作为地产开发商的“裸泳者”在湖南省吉首市区留下了一座座刺目的烂尾楼,以及高达200%-2000%的负债率。并且,这几乎是一场吉首市房产商们的“集体裸泳”,吉首差不多所有房地产商均在其中。

发生于2008年的这次“裸泳”,始于房地商的“社会融资”,进而成为牵涉吉首全城和整个官场的非法集资案:

    涉及本金总额达168亿余元、集资人数34万人次、6.2万余集资群众。按当地政府统计,吉首全市人口一共才28.9万人。以案发的2008年计,168亿集资额接近湘西当年GDP的75%。

两年后,吉首特大非法集资案终于进入诉讼。该案之一的荣昌公司案,于1月27日在湖南郴州中院开庭。

    公诉指控称,湘西最大的这家房地产开发商所赖以支撑的却是37亿非法融资,涉及集资群众2万多人,至案发时止,仍有集资本金约2亿元无法归还。

该案还显露出与地产利益深度纠结的官场腐败。现已查实有15名处级以上干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违纪问题,其中厅级干部3人,包括湘西州政协原主席向邦 礼,州委常委、统战部长滕万翠,州人民政府原副州长、巡视员黄秀兰。而最早被免职的是州长徐克勤,他在任湘西州长前曾长期主政吉首市,免职的理由是“对湘 西非法集资问题处理不力”。

随着一起起诉讼的逐渐展开,震惊世人的湘西非法集资案逐渐露出全貌。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胡旭曦表示:“湘西‘10?2’非法集资系列专案涉及时间之 长、涉及范围之广、涉及企业之多、涉及金额之大、涉及人数之众、涉及引发的后果之严重,堪称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非法集资系列案件。”

“官员充当了非法集资活道具”

众多官员的参与,使非法集资成为湘西的全民狂欢。

整个湘西非法集资的路线图始于“张显政创业史”:

1990年代末,民营企业主张显政创造性使用民间集资来开发吉首雅溪民营小区,月利息从1.5%到3%不等,后来成为吉首市个私协会长,被称为“民间融资教父”。他是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副会长,也是吉首光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张的经验得到效仿,“融资”成为潮流。而且有了各种花样:湘西荣昌集团(简称“荣昌公司”)推出“融资款抵购房款”的措施,集资人在购买该公司裕隆 世纪山庄房子时,可将融资款部分抵转为购房款。而湘西吉首三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三馆公司”)则一度考虑把部分融资额度转为股权。

案发后的调查表明,这些企业背后都各有其后台。

根据现有案卷,三馆的老总曾成杰曾经入狱服刑3年,出狱后成立了吉首三馆房地产联合开发有限公司。而且在公司成立前就取得了湘西州电力宾馆、州体育 局的体育馆和州文化局的图书馆与群艺馆等约80亩地块的开发权,尽管曾的公司拥有的资本金也远远低于法律规定。坊间的传言是,曾在狱中“腿差不多都打断 了,却没有招出别人”,80亩地块开发权的取得,被视为是一种回报。

及至吉首另一条民间融资巨鳄荣昌集团带着4000万元保证金和开发方案意欲参与投标,却被告知“如果想参与这个项目只能与三馆公司合伙做”。多家媒体报道,曾的后台是湘西州委的某些官员。

荣昌公司的后台则是由湘西州委常委、统战部长滕万翠。上级机关在对滕万翠的处理意见上称:“滕万翠主要涉嫌参与吉首光彩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湘西荣昌集团非法集资,并与这两家企业的关系非同一般。”

湘西州委机关报《团结报》后来刊文称,“非法集资企业还不断翻新欺骗群众的手段……他们邀请当地领导参加企业的奠基、庆典等活动,或邀请其前来视察、调研,让少数领导干部充当起非法集资的‘活道具’”。

不同的起诉书都表明:

湘西州政协前主席向邦礼,担任一非法集资公司“总顾问”,自己参与集资454万余元,介绍亲友集资307万元。

前湘西州委常委、统战部长滕万翠,在任凤凰县委书记和州委常委、统战部长期间,在工程建设、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和旅游项目开发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收受贿赂201万元,带头参与非法集资200余万元。

湘西州人民政府前副州长、巡视员黄秀兰,涉嫌参与非法集资507万元,获取高额利息240余万元;担任非法集资公司顾问,组织、介绍他人参与非法集资3811万元,收取顾问费19万元、返点费和“业务费”215万余元。

该案的多份上级调查报告表明,另有多个要害部门的多名科、处级官员参与非法集资的运作。包括:湘西州地方海事局原局长、原凤凰县委办公室某副处级干 部、州发改委社会发展科原科长、州政府办城乡建设科原科长、州质量技术监督局原某正科级干部、州经委政策法规科原科长、州经委原某正科级干部、州国安局原 某正科级干部等。

众多官员的参与,使非法集资成为湘西的全民狂欢。

地方政府受到群体性事件冲击

《团结报》上说:当今时代,“稳定是品牌,稳定是资源,稳定是效益,稳定是第一环境”。

有了众多地方要员的支持,各地产开发商自然敢于大胆宣传和大肆运作。

从2004年开始,荣昌集团就制订了奖励措施,每万元集资款按存期不同给予奖励200元至1000元不等。

而三馆公司,2008年3月时,经营就已经非常糟糕。但为了蒙蔽公众,在汶川地震发生后,该公司董事长曾成杰还带领一支人马赶赴地震灾区进行“救 援”,通过媒体宣传企业的“社会责任”,给集资群众造成 “形势一片大好”的错觉。“虚假宣传”的背后,是集资利息的一路飙升。月利率3%,5%,8%,12%一路上扬。

进入2008年,这一数字背后更为现实的场景是:投入1万元,每个月便可以得到1200-1500元。很多农户的征地补偿款、市民的养老金,都被投了进去。

湘西的许多集资人转瞬间便迎来了“好日子”:茶楼、咖啡馆、洗浴按摩中心等休闲场所雨后春笋般出现。

没有人会想到崩盘在即。

2008年8月,中央调查组到湘西,要求处理问题。

2008年8月中旬,吉首市一副市长在民族影剧院大会上发言,表示吉首房地产商集资要“软着陆”降息。

看出端倪的一些政府官员和家属迅速抽逃。其中之一就有原湘西州委常委、统战部长滕万翠等人。挤兑由是发生。

2008年9月3日,吉首福大房地产公司(简称“福大公司”)部分集资者因无法收回集资款到州政府上访,并一度造成交通堵塞和火车延误。

此次事件在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江,省委常委、副省长徐宪平的先后处理下平息。

但是到9月22日-24日,又起波澜。因三馆集团无力偿还本金,数千人到湘西自治州政府门口抗议。此后一天出现围堵州政府大门、堵塞市内交通、掀翻车辆、冲击火车站,堵塞铁路等群体性行为。

集资者的抗议理由是,集资从来都是政府在鼓励和倡导的。公认的事实是,在融资危机爆发前,政府的态度一直是默许。融资规模最大的几家房地产企业,接 纳融资与派发利息的办公室都是公开的。公司在各种公开场合,不断获颁“优秀企业”、“优秀企业家”、“信得过企业”、“重点保护单位”等称号。

在融资规模最大的荣昌集团,融资客户2004年起还持有一本盖有“湘西自治州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处”和“荣昌公司投资协会”两个印章的“投资协会会员证”,会员证还需年检方可续签。

2008年9月26日,“融资活动”被最终定性:非法集资。群体性事件亦在公安和武警大规模介入下得以控制。

其时,地方政府的责任被撇清。公开的材料称,“这些企业除了艺苑文化娱乐公司外都是经工商登记注册的合法企业,政府及领导干部参与企业的活动并不能说明企业的非法集资就合法了。”

而集资户的责任被强调为“集资户不了解非法集资的特性,不知道集资存在巨大的风险,是说不过去的”。

不久,处理办法出台,清退方案出笼,一系列相应措施被采取。9月28日,公安部门称,共抓获60名涉嫌打砸抢的违法犯罪人员,其中仅有2人参与集资,其余58人均系社会闲散人员。南方周末记者所看到当时一份起诉书称:打着锣带头的唐永祥“患有中毒精神发育迟滞”。

一场“三无人员”大清查和“打黑除恶,缉枪治爆”集中行动也同时开展。整个自治州还开展了“万名干部下基层,排忧解难促发展”活动。

《团结报》上说:当今时代,“稳定是品牌,稳定是资源,稳定是效益,稳定是第一环境”。

被土地财政驱动的官员行为

当地政府提出,把房地产作为建设突破口,实行“单位出资购地,个人集资建房”的特许政策,要“黄土变黄金”。

事发后,上任十个月的州长徐克勤被免职。

湘西州委书记何泽中在州委州政府和驻州各银行负责人召开的州银座谈会上称:过去,我州由于缺乏正确的金融知识,没有树立诚信的贷款担保意识,企业没有找到合适的融资方式,最终走上了非法集资的道路。

然后,也有当地官员认为,整个集资案更像是地方政府官员与开发商的“共谋”。

知情官员解释了这一共谋逻辑:

湘西州一直是湖南最为贫穷的地区,被称为湖南的“西藏地区”。七县一市中,七个县均是国家级贫困县。

湘西州委州政府由是提出“弯道超越”的发展口号。

1999年7月,吉首提出将市委、市政府办公楼搬迁到7公里之外的乾州,用5到10年的时间“开发乾州新区,再造一个吉首”。

其时地方要员在去江浙地区取经之后,利用民营资本经营城市的理念得到确立。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的一份当时宣传稿称:“吉首市政府深味个中道理:城市经 营,就是以人们对城市增值为预期,将城市要素当作商品出售,以此作为撬动民间资本的杠杆。”当地政府提出,把房地产作为乾州新区建设的突破口,实行“单位 出资购地,个人集资建房”的特许政策,要“黄土变黄金”。

今年1月初开庭被起诉的湘西州经委政策法规科科长张宏辉,2006年8月就曾被原州长杜崇烟(已因受贿罪在去年被判十年)要求率团到沿海地区考察民间融资的经验。其中,支持民营企业融资,被视为是一个有效的办法。

2001年?2003年,张宏辉因为工作突出,连续三年被湘西州委州政府评为“支持发展民营经济先进个人”。

不过,起诉书称:张宏辉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融资的风险,政府部门其实完全清楚。甚至企业的经营状况,政府中人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当时的领导应该是很清楚的,因为湘西州就那么几个大企业。”

    2005年12月,湘西州委办公室以《湘西要情》向州委报告了当地非法融资猖獗的惊人状况。时任州委书记的童名谦批示有关部门开展调查,后来又成立了以州 长为组长的整治非法融资领导小组,整合工商、银监会和纪检监察等部门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处理此项工作。

官员们研究的结果是不能贸然打击民间融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不止一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内参等各种形式的渠道反映上去,有的还得到语气甚是严肃的批示,但结果无一例外“流于纸面”。

    其间原因,除掉官商勾结的因素外,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是,“弯道超车”的需要。更何况,“只要不在其任内出问题,领导哪里会管那么多!”

况且,现实的利益正摆在面前。

    吉首市商务局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初,在位于乾州新区的乾州经济开发区内,已经开工建设并部分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房地产项目超过50个,土地收益达3亿元。这对于年州财政不过20个亿的吉首市来说,是有相当诱惑力的。

    房价也在政府官员和开发商的默契下不断飙升:在短短几年内,从800元/平米涨到2000元/平米,而该市城镇居民月均收入不到千元。

当地统计部计门资料显示,在非法集资最疯狂的5年,全州GDP年均以11.1%的速度递增。

    而吉首也获得一系列荣誉:首次进入了第五届(2007年)湖南省县域经济综合实力“排行榜”第20名;连续三年荣获“全国最具投资潜力百强中小城市”称号等。

    但“辉煌”在2008年9月3日群体事件后戛然而止。吉首成了“棘手”,湘西州政府再无力来收拾残局,之前繁华的房地产成了负担。

2008年,救局的是中央和湖南省,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消息称:中央和省里共拿出50亿元,其中30亿用来清退本金。

    这种负面影响至今还未完全消除。在2010年1月6日的州委经济工作会议上,州委书记何泽中说:“2009年对于湘西来说,则是极具挑战、极为艰难的一 年。非法集资带来集资群众的重大损失,经济受到冲击,创伤未愈……总的说来,经济发展处于低谷,社会稳定受到重大挑战,干部群众信心严重受挫。”

    不过,民间的复苏活力还是给人以乐观。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吉首街市逐渐繁华,房价再度飙升,有的房价已升至2500元/平米。虽然那些烂尾楼依然矗立。

但也有消息称:在湘西治下的一些县,因为贷款困难,“融资”已经又开始。

来源:桂林律师网 作者:桂林律师

精彩·图片

最新·资讯

今日·关注